{maxcms:load head_news.html}

最新资讯

给老师的家规

给老师的家规    「乖老婆,老公想你的大屁股了,晚上过来给老公操。」天强用命令的口吻给正在台上讲课的菲儿发了一条短信。  菲儿看到短信之后也不知道该如何回复,索性就假装没看见,继续讲着课,只是脸上不由自主地泛起了红晕。  「哎,黑子,你看林老师脸怎么突然变那么红?」  「肯定是想到昨晚他老..

我和我的医科实习老师

我和我的医科实习老师 程轩是我的实习老师,一个粗粗壮壮、说起话来时不时会带几个脏字的汉子居然是位穿着白大褂的医生,我把他定义为“没文化”。  但程轩风趣幽默、为人大方,是医院里极受欢迎。在我看来,他是个颇具传奇色彩的人物。他家在农村,小时候成绩并不好,直到初二那年,突然开了窍,初三考试,考了..

学设计专的老师

学设计专的老师 大学学的室内设计,上了自己的专业课老师,四十三岁,160左右,短发,100斤左右,身材普通,长的一般吧,但是很有熟女的那种feel。她挺厉害的自己考了一建一年可以赚二十多万。 第一次上她课,就对她有感觉,所以她问谁要当她的课代表。我就积极踊跃报名,经过一番腥风血雨,我给她聘..